Longitude

旁观是一种能力 得过且过也是一种释怀

当你的心里住着一位心君时,一切失败和虚荣都只是云烟。

剪了短发以后每天都在希望它快点长长

对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和“个体”有了进一步的理解

反正到时候都不能怪你 什么都是我的错

还是韦启昌翻译的好..

“庸人面对天才真的是低到尘埃里”

我开始期待所有的故事
都是美好的结局

虽然迷之自信很可笑 但如果在他面前表现出一点自卑就已经没可能了

我的lofter基本都是我



屁话

卢梭谈幸灾乐祸是人最聪明的天性
那段话中

那个别人应该不包括优秀的爱人